【机械网】讯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特别是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这也是“智能+”作为一个概念,第一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事实上,2017年11月份以来,加快“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已成为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共同的主题。“智能+”的提出,意味着智能化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契合度更为凸显,再次确立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实体经济的重要作用。  3月13日,由天泽智云主办的2019未来工业智能峰会在北京举行,十余位来自制造业、科技行业的大咖分享了未来工业智能化的趋势,天泽智云技术团队则以场景情景剧的方式演绎了工业智能如何帮助企业解决错综复杂的生产现场问题,这让整个峰会呈现出一种“工程范儿”。  峰会上,天泽智云正式发布工业智能产品矩阵,其核心组件包括:工业物联网与边缘智能软件EdgePro、工业智能分析与建模工具GenPro、工业智能模型生命周期管理协作系统CyberRepository、企业级算法模型执行引擎CyberSphere及系列工业智能硬件产品iEC和iGW系列。  天泽智云CEO孙昕表示:“天泽智云的‘3+4’体系架构——融合工业领域知识、智能建模技术与计算机科学,衍生DT、AT、PT、OT四大工业智能支撑技术,打造出工业智能产品矩阵,为工业企业提供‘法’和‘器’,已经开始在第18个工业场景中落地。”  关于工业智能,目前业界还没有完整的定义,一般的理解,就是工业+人工智能,但这一界定包含的东西太多——不仅在对象上有高端制造、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自动化生产线等,领域更是包罗万象,有机器视听觉、复杂环境识别、智能语音处理、状态信息实时感知、自适应控制、智能决策控制以及新型人机交互等等。在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企业如何找准合适的工业智能,并与工业互联网结合起来,解决场景痛点,成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落地的重要挑战。  工业智能的3+4体系架构  我们先看看,天泽智云以及当天出席峰会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等专家对工业智能的理解。  天泽智云CEO孙昕表示,工业知识、智能建模技术及计算机科学三者融合才能诞生真正的工业智能,其衍生的四大支撑技术,第一是AT,工业的人工智能和传统的人工智能有一定的差异,前者有相当多的工业属性和背景;第二是DT,包括边缘计算、特征工程,强调工业背景、工业场景以及工业对数据质量的要求;第三是PT,云、边缘计算以及模型的开发、建立到DevOps都需要一系列的平台技术;第四,最终所有的技术跟生产过程、运维技术和工业应用相结合,这就是OT。  孙昕认为,在AT分析技术中,模型应该被合理迭代开发、逐步成长,这个模型生命周期的管控,需要跑在PT也就是平台技术上,当然,所有的算法需要数据,数据如何有效处理并传到平台端,这就需要基于DT技术,而这一系列的循环,最终和OT结合,产生一个又一个工业APP。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的观点是,工业智能需要“人工+机器智能”。人工智能推动企业向智能制造与智能运营发展,但人工智能需要与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及云计算等的协同融合,而且需要与企业运营技术紧密结合。机器学习着重于通过有限的输入数据流来了解环境,而人类则能同时洞悉各种不同的环境特征。基于大数据导出的数学模型未必能优于制造业基于长期积累对建模对象客观规律的理解所得到的机理模型。  北京大学教授侍乐媛则把关注的重点投向了生产现场,她表示,工业智能需要关注生产系统。工业生产存在着诸多数据孤岛、信息孤岛与系统孤岛,由于现有的系统有很大的局限性,生产过程中常见突发意外时无法实时动态优化资源等问题,并且很多企业实现自动化却损失了产能。企业要使用工业智能的手段赋能现有生产过程,补足对时间敏感性要求高,以及流程链、供应链复杂难以评估的能力。  联想集团副总裁田日辉表示,实现企业数据智能推动企业转型,需要构建以下几方面的关键能力:一是全域数据融合,包含生产经营数据、ERP、CRM等系统数据,及宏观经济、用户评价等;二是工业和人工智能的结合,通过数据进一步优化专家经验;三是通过微服务架构,实现敏捷智能闭环价值。  显然,不同的视角和定位,让工业智能呈现出多维特征。那么,天泽智云的工业智能产品矩阵到底是什么?其背后的理念又是什么?是如何解决企业场景痛点问题的?  行业场景而非数据  此次发布的天泽智云工业智能产品矩阵,包括了数据采集软硬件、分析与建模工具、模型生命周期管理、企业级算法模型执行引擎等。  工业物联网与边缘智能软件EdgePro:支持快速实现工业数据采集和边缘计算的工业物联网与边缘智能软件,可直接将机器学习模型和特征工程算法一键部署到边缘硬件,打通工业互联网与边缘智能的最后一公里,实现工业边缘计算、边缘智能与边缘决策。  工业智能分析与建模工具GenPro:融合信号处理、机器学习、机理分析、多语言编程等跨界能力,内置行业算子、建模模板,可拖拽式操作,快速构建预测模型,降低建模门槛。  工业智能模型生命周期管理协作系统CyberRepository:模型库,包括算子、模型、训练结果、特征、依赖库,以及这些智能资产的版本历史。可灵活部署于公有云、私有化等多场景。  企业级算法模型执行引擎CyberSphere:模型适应能力强,可运行GenPro、MATLAB、Python或R语言开发的工业智能模型。具有工业数据接入、存储和开放的能力。服务与交付方式灵活。  工业智能硬件产品iEC和iGW系列:前者是面向关键设备、高价值资产工业智能应用的多元数据采集及边缘计算单元,既可以采集CMS、PLC等低频协议数据,又可以采集振动、电流等高频信号;后者是工业智能网关,具备现场设备的远程数据采集、远程下载和远程维护等功能。与EdgePro相结合,实现设备的状态监测、异常检测、健康管理、寿命预测等。  可以看到,天泽智云产品矩阵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围绕算法模型的数据采集、建模、管理、运行及维护。以模型为核心但不唯模型,这与其他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具有较明显的差异。其背后的缘由,是对行业机理的深刻理解。  数年来,人工智能与数据的相互依存关系深入人心。人工智能落地的基础是数据,核心是模型的积累。但在现实中,用户往往并不买账。原因在于,一方面用户已经形成解决问题的传统机制,另一方面,由于信息孤岛的问题、数据质量的问题、数据标签的问题等等,使初期阶段的模型很难解决客户问题,基于这种情况,客户往往对模型持怀疑态度。  天泽智云技术研发副总裁金超认为,数据不应该是工业智能落地的一个起点,它的起点应该是用户的痛点或者有行业属性的工业场景。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场景都可以用工业智能解决,也不是所有的数据都对工业建模有用。建模需要利用领域知识,同时一定对模型不断迭代,让它接近完美,这就要求对模型做全生命周期管理。  算法是工业场景的抽象与固化。没有对行业机理的理解,这一过程很难落地。作为一家初创公司,天泽智云有这种行业积累吗?  工业智能=算法+工程化  资料显示,天泽智云成立于2016年11月,是美国智能维护系统中心(IMS)技术孵化企业,团队以IMS机械工程博士为核心,具有19年以上专业经验和150个以上工业项目实践经验。19年间,IMS中心的合作伙伴涵盖了15个国家及地区的90多个世界知名企业,已成功申领多项重要发明专利,应用领域涉及能源、工业制造、交通运输、重型机械、微电子等行业。  根据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NSF)2012年对全美所有产学研合作实验室的贡献度调查中,IMS以其1:238的投入/收益比,位列NSF所有产学合作研究中心第一位。  这意味着,天泽智云专业团队不仅具有系统的机械工程知识体系,更具有全球重大工业项目的实践经验。据介绍,天泽智云的团队来源由三个I组成,一个是IMS中心,代表工业算法成熟的历史积累,第二是IBM,平台技术中当年的黄埔军校,第三是NI(美国国家仪器),在边缘计算领域的领军企业。  孙昕回忆,2016年天泽智云成立之时,从IMS中心毕业的团队成员已经在全球做了大量工业数据分析类的项目,而恰巧有很多项目是在中国落地生根的。其中有一个地标式的项目是中车青岛四方的高速列车故障预测与健康管理系统(PHM系统)。“工业是强国的脊梁。这个项目2018年在美国拿到了Intel物联网全球奖。让我们看到在强国脊梁中技术的价值,我们真的感受非常深。”  但孙昕认为,工业最核心的不是数据,而是模型,数据是客户的,真正有价值的是模型,模型的积累会颠覆很多商业模式,因为模型驱动APP,APP又驱动商业模式。所以,工业场景、工业知识的积累,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条必经之路。  所以,算法不是唯一,仅靠一个光鲜的算法不可能做成一个好的、伟大的企业。工业一定是系统工程。通过形成一个整建制的系统化、工程化的队伍,才能把算法的力量通过工程化能力变成产品交付出去。但这个过程很漫长。  从互联网+到智能+  依托工业智能研发平台,天泽智云可以实现快速流程化、标准化、系统性地为客户交付可持续传承的工业企业智能解决方案。目前,天泽智云的工业智能技术体系已经在风电、钢铁、电子制造、轨道交通、焊接等行业落地应用。  富士康项目总监徐文武介绍,富士康希望可以做到无忧生产,设备不仅可以高效的运作,亦不需要担心其稳定性及发生故障。通过应用天泽智云研发的刀具剩余寿命预测系统,不仅降低了60%的意外停机,节省了16%的刀具成本,更令良品率由99.4%提升至99.7%,真正帮助富士康实现无忧生产。  “第一要懂哪些数据要采集?哪些是关键有效的数据?第二要懂加工的机理和工艺过程。第三这些数据采集之后,要懂得怎么去做数据的分析和建模。团队要有这些能力。通过四个月的努力,富士康刀具生命预测系统在两个厂区同步上线。”徐文武说。  协合新能源的愿景是希望所有的风车转起来,所有人可以用到最便宜的清洁能源。但由于风场和光伏电站多建在偏远地区,要实现这个愿景就必须对资产进行智能化管理和运营。“天泽智云的解决方案基于大数据平台,进行智能的数据分析服务,最终实现风场的智慧运营。”协合新能源执行董事尚笠在演讲中表示。  对于工业智能与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天泽智云高级副总裁谢炯说:“工业智能是从工业互联网最终达到工业APP当中必经的途径,并且是很好的推手。”他表示,工业智能的发展需要与合作伙伴、客户、最终用户等多种角色,实现广泛和多样化的合作,从赋能物联网、赋能平台、赋能组织和赋能人才等方面,进行技术体系和能力的提升。只有与合作伙伴携手并进,才能在行业纵深创造并落地贴合业务的工业智能应用。  2018年以来,工业互联网蓬勃兴起,并以网络、平台、安全三大要素囊括了工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所有解决之道,成为当前网络强国和制造强国的主要抓手之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器欲尽其能,必先得其法。从互联网+到智能+,我们相信将+出一个新兴的改革之路,尤其针对制造业。我们坚信中国要走向强国,这是必经之路。”天泽智云CEO孙昕说。(周宝冰)【打印】
【关闭】

导读: .tech-quotation{padding:20px 20px… .tech-quotation{padding:20px
20px 0px;background:url(//n.sinaimg.cn/tech/content/quote.png) no-repeat
0 0 #f4f4f4;margin-bottom:30px;}.tech-con
p{margin-bottom:30px}.tech-con p a:visited{color: #4b729f
!important;}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很多优质达人共享独特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会各范畴最前沿、最风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取得专享福利哦!  相关阅览:  小米摄像头因缝隙被谷歌禁用:屏幕呈现其他家庭印象    新浪数码讯
1月3日下午音讯,针对“小米米家智能摄像头海外版被谷歌停用”一事,小米公司正式作出回应,表明现在现已停用衔接Google
Home
Hub功用,待完结测验后再从头上线。  小米公司声明中表明,小米安全中心现已与谷歌进行交流,并修正了Bug,待到两边一起测验完善后,将从头上线该功用。  此前外媒报导称,一位Reddit用户将小米米家安全摄像头衔接到Google
Nest
Hub时呈现意外,看到了别人房子内部的图画。这中心还包含一些个人隐私,比方婴儿在婴儿床中睡觉的场景。  据了解,该网友运用的是小米米家1080p相机,而且与Google
Nest
Hub进行衔接,成果呈现了摄像头串流画面。  然后谷歌确认了相关信息并制止小米设备拜访其Nest
Hub智能屏幕和语音帮手。  小米公司在最新的声明中着重,该Bug在弱网环境下才有极小概率呈现,相关运用场景人数为1044人,只要极少数用户受必定的影响。而国内用户,运用米家App渠道与小米米家相关摄像头的用户则不受影响。(苏航)  以下为小米公司回应全文:  针对Mi
Home Security Camera Basic
1080p(小米米家智能摄像机海外版)暂时下线衔接Google Home
Hub功用的声明:  1、北京时间2020年1月2日,咱们得悉海外出售的Mi Home
Security Camera Basic 1080p,在经过Google Home
Hub衔接Google带屏音箱时会有小概率呈现接收到其他Google用户账号下摄像头串流画面的Bug。相关服务系2019年12月26日上线的一项测验新功用,咱们已与相关渠道交流,于2020年1月2日17时暂停该服务并修正了相关Bug。  2、Mi
Home Security Camera Basic 1080p联动Google Home
Hub功用是小米针对Google智能家庭系统开发的功用之一。前述Bug呈现在海外出售的Mi
Home Security Camera Basic 1080p经过GoogIe Home
Hub渠道衔接Goog[e带屏幕音箱产品时,在弱网情况下才有极小概率呈现。经查有相关运用场景的用户总数为1044人,其间只要极少数有或许受到影响。  3、国内用户,与一切运用米家APP渠道与小米米家相关摄像头的用户(包含我国和海外用户)不受影响。  现在小米安全中心已与Google一起交流并修正了相关Bug,待两边一起测验完善后,咱们将会当令从头上线该功用。小米一直极度注重用户的安全隐私,并将继续全力保证用户权益。

导读:编者按: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成功都不是易事,即使是科技巨无霸也一样。在过去10年,有许多产品失败,当中有很多出自大企业的手笔,比如谷歌、苹果、微软、Facebook。本文编译…编者按:对于任何企业来说成功都不是易事,即使是科技巨无霸也一样。在过去10年,有许多产品失败,当中有很多出自大企业的手笔,比如谷歌、苹果、微软、Facebook。本文编译自Entrepreneur原题为“The
Biggest Tech Product Flops of the
2010s”的文章。美国劳工统计局提供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在美国,20%的小企业没法撑过一年,一半会在5年内死亡,70%无法活过10年。如果企业只有一款特定产品,成功会更难,如果这款产品与科技有关,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看看Juicero,虽然拿到1.2亿美元,但它还是无法顺利推出智能果汁机。还有Pono,它专为音乐发烧友制作数字媒体播放器,提供音乐下载服务,但未能成功。在众筹的助推下,许多企业轻轻烈烈崛起,然后又轰轰烈烈走向失败,比如Zano
Drone,它通过Kickstarter融资300万美元,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即使是大企业,比如苹果、谷歌、Facebook、微软、亚以逊,它们同样有着可耻的失败。今天,我们要谈谈近10年来科技行业最知名的失败。不是小企业小产品,而是那些大家喜欢的产品或者服务,或者是想要的产品服务。有些创意的确很好,但未能转化为成功。有些产品和服务本身有缺陷,根本不应该商用。还有一些产品和服务纯属“雾件”,有传闻,有希望,甚至有保障,但未能推向市场。AirPower无线充电垫大多时候,苹果的产品质量都很高,但有时也会犯错,比如2017年发布的AirPower。本来AirPower有望成为终极无线充电器,为苹果产品充电,它很强大,可以同时给iPhone
X、Apple
Watch、AirPods充电。等了18个月,我们还未看到产品,定价明显过高的AirPower最终被苹果砍掉,按照苹果的说法,它未能达到苹果设定的高标准。亚马逊Fire手机过去10年,许多智能手机失败,我们大家可以另外写一篇长文章,专门介绍,不过有几个故事必须提提。2014年,亚马逊正式闯入手机领地,推出Fire
Phone,它不只是手机那么简单,还有3D功能,亚马逊想用3D技术展示世界,为零售销售贡献一份力量。手机定价650美元,但是只支持AT&T。一年之后,亚马逊砍掉Fire
Phone,亏了1.7亿美元。黑莓PlayBook 和 BlackBerry
10进入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RIM仍是移动世界的王者。但是到了2010年,RIM变得不再重要。为了对抗iPad和Kindle
Fire,RIM推出PlayBook平板,但它竞争力不强,因为黑莓缺少APP。RIM将几千台平板交给零售商,虽然降价,还是卖不动。RIM后来更名叫BlackBerry,2013年年中时,平板便被砍掉。那一年,黑莓还推出了BlackBerry
10移动操作系统,它想与iOS和Android争一争。曾经,BlackBerry
10拥有10万个App,当中28000个是Android
App,但这些App体验极为糟糕。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款手机装备BlackBerry
10系统,最后一款是2015年推出的BlackBerry Leap。Coolest
Cooler在2014年之前,Coolest
Cooler可以说是Kickstarter筹钱最多的项目,它是一款面向户外派对用户的冷藏箱。和同种类型的产品一样,箱内可以存放饮料和食物,并放置冰块以保持低温。与众不同是的,它内置电池,并附带搅拌机,使用者在无需连接外置电源的情况下就可以制作果汁、冰沙;此外箱子还有USB充电器、蓝牙音箱等附属功能。可惜Coolest
Cooler并不成功,2016年之前Coolest
Cooler耗光了资金,虽然订单很多,但它无法如期交货。现在Coolest
Cooler还在官网出售,定价399.99美元。Facebook
Home在过去10年里,Facebook有很多败笔,比如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不过我们今天关注的只是产品、服务。——Trending
Section:本来Trending Section只是想让用户谈论新闻,不过大家抨击Trending
Section,说人工编辑忽视保守新闻源,所以2018年Trending
Section死亡。——Facebook
Home:Facebook没有打造手机,它只是向Android用户更好的提供一套界面,让他们把Facebook放在最前方最中心。可惜Facebook
Home存在很大的安全风险隐患。——Facebook
Deals:Facebook花了四个月时间打磨Facebook
Deals,想与Groupon竞争,虽然Facebook有10亿用户,但还是无法灭掉Groupon。——Facebook
Email:2010年时,我们曾认为Facebook
邮箱可能会杀死Gmail,但它2014年就死了。——Facebook
Places:这是一个独立App,模仿Foursquare,最终这个功能整合到常规Facebook贴文中。——Notify: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6月,Facebook提供一个独立App,让用户获取实时新闻,但没有人在乎这个App。——Facebook
Gifts:这项服务的目标是让用户通过Facebook购买礼物,2012年至2014年运营,最后失败。谷歌Fiber搭建超高速光纤(速度达到Gigabit)成本很高,对科技巨头来说也一样。谷歌Fiber就像是母公司Alphabet的一个部门,它们的目标是将光纤送到家中,2012年首先在Kansas城提供服务,引起轰动。因为速度很快,客服不错,谷歌Fiber得到了媒体的赞扬。不过有一点很明显:FttH并不是什么特别赚钱的业务。2015年,谷歌Fiber又在几个新城市推广服务,但是到了2016年扩张突然停止。其实之前Verizon
Fios也曾做过同样的事,但是2010年时停止扩张。谷歌眼镜谷歌眼镜相当于光学HUD,我们会用手机观看各种信息,眼镜能将部分信息显示在眼前。2013年谷歌开始销售原型眼镜,2014年向公众销售。不过因为受到技术的限制,而且会泄露隐私,谷歌眼镜失败了,到了2015年谷歌一代眼镜便不再销售。后来谷歌只提供企业版眼镜,售价999美元,至于企业之外的世界,对眼镜再也没有兴趣。谷歌Nexus
Q最早在2012年前谷歌就想成为千家万户的多媒体中心,所以它推出Nexus
Q,这是一个小小的盒子,连接到电视就能将观看流媒体YouTube、谷歌内容。不过Nexus
Q不支持Netflix,也没有本地存储空间,售价高达300美元。2013年1月谷歌停售Nexus
Q,被Chromecast取代。谷歌社交产品曾几何时,谷歌想与Facebook一较高下,2010年它推出Buzz,将WEB社交网络带给Android和iOS用户。但是2011年10月谷歌裁掉Buzz,专心打磨谷歌+。真是浪费资源。虽然谷歌做了努力,将免费社交工具与实用、流行的谷歌产品(比如Blogger、Gmail、YouTube)融合,但它还是飞不起来。2018年年初时,谷歌+出现漏洞,50万份个人资料曝光,谷歌保持沉默。后来又出现漏洞,谷歌将关闭谷歌+的时间从2019年8月提前到4月。最终,谷歌+像Friendster和MySpace一样成为失败者。谷歌TV2010年10月,谷歌推出谷歌TV,正式闯入互动电视市场。最初,谷歌TV得到了索尼、罗技的支持,基于Android的硬件与Chrome浏览器整合,它的目标就是让电视变得更互动。可惜,被动电视并不需要这样的功能,而且当时的软件界面也并不好。2014年时,Android
TV慢慢的变成了智能电视、多媒体中心的首选,谷歌TV被人遗忘。GoPro
Karma运动相机是GoPro创造的,随后它闯入无人机市场。GoPro
Karma无人机搭配Hero 4和Hero
5相机,但它并不是一流的无人机,电池盒有时会出问题,无人机会从天上掉下来。还有,Karma的飞行续航时间只有15分钟。2018年,GoPro砍掉800美元的Karma。JooJoo
平板2008年,所有人都认为苹果在平板领域制定了一个庞大的计划,于是乎,TechCrunch创始人Mike
Arrington决定与苹果对决,他想推出售价200美元的平板CrunchPad,平板装备开源操作系统,这样就能减少相关成本。Mike
Arrington团队与新加坡Fusion Garage合作,但很快Fusion Garage就抛弃了Mike
Arrington,不甘心的Mike Arrington将Fusion
Garage告上法庭,于是CrunchPad也跟着死了。Fusion
Garage自己推出平板,名叫Joojoo,2009年12月开始预售,定价499美元。2010年1月,iPad终于推出,JooJoo迅速被公众抛弃。大家都说JooJoo平板定价过高,功能并不强大,没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2010年11月,JooJoo停产。LytroLytro是光场摄影技术的先驱,有了这种技术,你可以先拍照,然后再调整焦点。Lytro的技术的确让人惊叹,但执行起来并不好。2012年,媒体评测Lytro
Light Field
Camera,发现相机拍出的图片画质并不好,而且使用时不符合人体工程学,所以Lytro
Light Field Camera充其量只是昂贵的玩具。2年后,Lytro
Illum推出,定价1600美元,它并没有好多少。画质同样糟糕,定价同样很高。Lytro抢先试水VR视频摄影,但2018年时公司倒闭。就在同一时间,Lytro关闭托管服务,这样大家就没有很好的方法分享Lytro图片了。微软KinectKinect的失败可大致分为两部分来谈。最开始时,微软设立一个名叫Project
Natal的开发项目,2010年第一代产品搭配Xbox
360一同推出,它可以将身体变成游戏控制器。2012年,Kinect进入Windows平台,微软还强迫第一批Xbox
One用户购买Kinect。2014年,微软终于退后一步,单独销售Kinect。2017年微软停产Kinect。MoviePass大家都希望MoviePass成功。2011年MoviePass成立,它进入公众视野,MoviePass承诺只要每月交10美元,就可以看很多电影,去电影院看。老实说MoviePass的业务模式很糟糕,因为定价太低了,当你以这样的价格向200万付费订阅者提供服务,亏损无法避免。在随后几个月,MoviePass业务模式遭遇诸多挑战,与此同时,MoviePass还与大牌电影连锁对攻,比如AMC。到了2019年9月时,MoviePass终于撑不下去了。有许多企业模仿MoviePass,但没有人将价格定得如此低。任天堂Wii
UWii U是一代Wii的接班人,它要对抗的敌人是Xbox One和索尼PlayStation
4。Wii
U从动作控制向双屏操作转移,2012年推出,不过当时游戏很少,玩家兴趣并不大。早在2014年时,任天堂就承认失败,2017正式停产,没过几个月任天堂推出Switch。Ouya视频游戏机Ouya本想改变视频游戏产业。2013年Ouya登陆Kickstarter,融资860万美元,它要开发Android游戏机。就在同年,Ouya游戏机开始销售,它甚至还支持媒体App,比如Twitter。可惜,Ouya游戏机卖不动,因为用它玩游戏体验并不好。2015年Ouya卖身给Razer,Razer继续为Ouya用户更好的提供支持,直到2019年6月。Path2010年,Path想挑战Facebook,这个社交网络允许你拥有50个最亲密的朋友,聊天与分享的照片最终会变成公共生活日志。不过Path在隐私方面存在问题,最终Path卖身给韩国公司,2018年死亡。索尼PlayStation
Vita曾几何时,移动游戏风靡一时,不过到了今天,只有任天堂与智能手机竞争,争夺玩家注意力。今年,索尼PlayStation
Vita消亡,在此之前它努力了10年,但未能成功。分析师Will
Greenwald是这样说的:“PlayStation
Vita是一个很棒的系统,它超越于时代,但是很可惜PlayStation
Vita没有任天堂那样出色的游戏,血统也没有Game Boy
Advance、任天堂DS、3DS那么好。最终,它变成只有狂热爱好者、亲日派才会玩的手持装备。“QwiksterQwikster是一个教训。2011年9月,Netflix做出决定,将业务分割成两部分,一项是流视频,另一项就是Qwikster,通过邮件出租DVD和视频游戏。用户愤怒,据说有80万人离开。Qwikster从来就没真正启用过,到了今天,通过Netflix账户既可以观看流媒体视频,还可以租赁DVD和蓝光光盘。Galaxy
Note 7Galaxy Note
7本来是一款蛮可爱的手机,但它爆炸了。三星发布召回令,最终三星放弃手机,它声称问题来自电池。Note
7虽然失败,但Note品牌并没有死亡,后来推出的Note
8、9和10都没问题。三星NX12010年三星推出NX相机,正式杀入数码相机市场。当时无反还是新技术,NX系统的性能飞速提升。2014年,三星推出旗舰相机NX1,它引入BSI
CMOS传感器,可以录制4K视频。2015年三星推出NX300,NX1变得更实惠。但在市场上三星相机并未赢得尊重。三星想尽办法,甚至允许摄影师用旧的(甚至是坏的)SLR免费更换NX1,但努力没有多少效果。一年之后,三星毫不手软将系统杀死,真是可惜,三星相机领先于时代,但最终只能选择死亡。SecretSecret是一个App,你能够最终靠App将最秘密告诉大家。可惜,因为Secret的信息是匿名发布的,所以许多人沦为“混蛋”,巴西封杀Secret。其实Secret创始人的初衷是好的,但Secret还是走上了歪路,2015年Secret正式关闭。Steam
MachinesSteam已经向世人证明,通过Steam分发PC游戏完全可行,于是乎,推出Steam硬件似乎是很理智的选择。2014年时
Steam Machines已经出现,但等了一年多还是没有出货。当Steam
Machines真正推出时,虽然得到了外星人等大企业的支持,机器还是卖不动。为什么?可能是因为Steam
Machines要与它自己的Steam link电视机顶盒竞争吧。到了今天,Steam
link也已经死亡。2018年,Steam从导航上撤下Steam
Machines页面,但它仍然声称Machines并没有死亡。Tizen2014年6月3日,三星在旧金山召开Tizen开发者大会,三星Z910F手机、SM-R380智能手机都搭载Tizen系统。Tizen是Linux软件的分支,三星之所以支持Tizen,是因为三星想打造一个新操作系统,利用HTML5
App取悦手机用户。当手机安装Android系统时,需要获得谷歌的授权,最终会有许多钱流入谷歌口袋,如果能换掉Android系统,就可以控制这笔钱的流向。三星的初衷很好,但Tizen从来就没成功过,在手机、手表、平板上都没有成功。Tizen只在一个地方获得成功,那就是智能电视,今天有21%的电视装备Tizen系统。我们不能说Tizen完全失败,但在小屏幕市场,它离成功的确还有很远的距离。VineVine之所以没落,主要是管理层造成的。2012年Vine推出,一炮走红,它分享的视频不能超过6秒,所以创作者必须挑选精华。后来Twitter收购Vine,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如何用Vine赚钱,于是2016将Vine关闭。Vine联合创始人曾经说过,会在2017年之前推出Vine
2.0,不过Vine
2.0还没有出生,就被财务和法务难题扼杀在摇篮之中。创始者们不死心,正在开发Byte(也许就是Vine
3.0)。Windows 8 + Windows RT + Windows PhoneVista渐渐远去,Windows
7大获成功,2012年时,微软又推出Windows
8。微软让操作系统改头换面,想讨好移动用户,但用户根本不买账。一年之后,微软推出Windows
8.1,让界面靠近Windows 7。后来微软又推出Windows
10,让用户免费替换。Windows RT相当于阉割版Windows
8,它是为装备低端芯片的平板、笔记本准备的,因为这样能省钱。可惜,Windows
RT设备只能安装来自Windows
Store的程序。后来,微软推出Surface产品,向高端硬件市场挺进,于是它亲手杀死了低端RT
OS。在OS领域,在过去10年,微软还有过其它一些大失败,比如Windows Phone
7、Phone 8和Windows 10
Mobile。将桌面操作系统压缩,放进小屏幕,也许真有人喜欢,但光是这样做明显不够。2018年年末时,微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