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电气网】讯  从创业的第一天起,时代集团就把振兴民族工业品牌作为自己的使命,以“不求惟一,但要第一”的宗旨,先后成为检测仪器、逆变焊机、试验机等领域的产品单项冠军。作为中国民营高科技企业的杰出代表,时代集团通过优化产业布局,持续创新,正致力于从单项冠军逐步发展为团体冠军,开始向移动互联的智能工厂迈进,立志成为中国机械工业最具价值、最有影响力的现代制造服务企业。  技术创新是基本战略  受经济下行的持续影响,各个行业都会遇到各种问题,仪器仪表、焊接行业也不例外,市场总体需求会降低,产品同质化加剧,市场份额减少,竞争环境更加恶劣,必然会导致无休止的价格战。再加之市场现金流动性放缓,影响回款的速度,导致应收账款增加,销售周期增长,融资难度加大等,这些不利因素都会给传统制造业发展带来新的问题,要求优秀企业必须率先进行突破,时代集团选择了技术创新。  据悉,时代集团每年科技投入占到销售收入的4%~6%,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了。时代集团执行副总裁、北京时代之峰科技股份公司总裁唐荣说:“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时代集团研制的全球第一款一体化里氏硬度仪,在国际市场畅销近20年,尽管今天许多国外用户还在购买和使用这个产品,我们已经主动让它逐渐退市,即便如此,它的产品生命周期也是惊人的。”他告诉记者,当时研制这个产品时,按时代集团董事长彭伟民的话就是把握创新不放松,从技术路线、硬件和软件配置、结构设计、外观造型等均持有自主知识产权,其中,核心技术做了超前设计,仅一个传感器就分四个部分独立资源,就像分开持有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在企业内部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整复制出来。一直到现在,这样的核心技术仍然是企业的竞争力,他人无法完全复制,所以在国际市场上得以长期畅销。  彭伟民董事长告诉员工,在向现代制造业转型的阶段,应对市场下行,创新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不二选择。但是受当前我国创新环境的影响,再加上创新成本越来越高,如果研制一个新产品大约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投放市场,而仿制一个产品仅需要三五个月,这严重打击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影响企业的创新动力。同时,也给企业创新提出了更高的挑战:一是创新后的产品,要保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被仿制;二是找好创新点,保持持续创新。  “过去创新打的是知识、技术、资源和市场机会上的时间差,比如当时极超前的微封装技术、低功耗元器件和复合合金材料的组合应用,才使时代一体化里氏硬度仪产品在市场上风光了近20年,这是他人短期无法复制的技术壁垒。”唐荣说,“现在就不同了,随着科学技术的普及,特别是计算机技术、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爆发式发展,全球信息和技术高度传输,甚至元器件都基本一致,持续创新要靠企业自己的智慧和眼光了。比如,现在采用的互联网+技术,搞传统制造业产品的同行还不太熟悉如何在工业领域实现互联网+,时代集团在董事长彭伟民和总裁王小兰领导下,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新的机遇,我们必须迎接挑战,抓住这个机遇,运用专业的互联网人才及成果,解决仪器和互联网相互渗透这个难题。”  突出差异化应对下行  为了应对经济下滑,彭伟民提出:突出差异化。他认为,只要有了差异化,企业才会有核心竞争力。无论在企业经营管理、产品、技术、服务上,总要与同行业之间有所区别,要有时代集团的特色,要让客户认知你的价值。  “现在的客户是以需求为导向,要完成差异化,还有很多具体工作要去做。”唐荣打个比方说,现在要解决互联网+的问题,实际上是要解决传统产品在大数据互通互联条件下的重新设计问题,也就是常说的在产品上的两化融合。要解决产品与众不同的差异化,首先从外观上要进行时尚化设计,迎合用户在仪器使用过程中的审美需求和习惯;其次要考虑产品开发系列化,决不能为了开发单一产品而开发产品,要考虑智能化单机将来成为智能化工厂的基础单元;最后是设计开发的模块化工程,最终实现系统集成。”  现在,时代集团在新产品开发上,开始通过运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搭建产品标准化、模块化平台,这样不仅解决产品开发的速度,大大缩短了产品开发周期,还摒弃了过去一种系列产品缺乏系统技术设计和加工生产多样的弱点。  唐荣说,“只有模块化后,才能把产品做精。比如在优秀的汽车和飞机制造企业,无论是那个系列,都有一个技术平台,在应用和实践过程中,通过不断优化平台进行产品和技术升级,这样才能使得产品持续改进和升级,用户拿到的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精品。这也是德国工业4.0的核心设计之一。”  他表示,过去为了做一个产品而做产品,现在做了一个产品之后,还要考虑能否延伸到其他同系列产品上,而且还能不能在技术平台上迅速实现系列化。在检测仪器产业,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坚决把传感器的研发和仪器本体的研发分开,优先发展传感器。打个比方说,传感器就如同人的五官对外部事物的感知,仪器本体的软硬件处理器如人的中枢神经和大脑,经过思考并处理之后,通过执行器件,就像四肢一样做出准确的动作。  这样一来,团队将相应发生很大的变化。过去开发一个产品就要建立一个开发团队,现在,一个开发团队的工作目标是一个模块,需要按功能分拆模块,相应建设专业团队。与此同时,做出一个模块还要满足多种产品的要求,这样开发出来的产品成熟度就会更高,质量也更有保证。比如,过去电焊机电源有七十多个种类,通过模块化设计和系统集成后,仅优化成十余种,这就是标准化、模块化的结果。通过模块化不断地优化产品结构,才能真正按照工业4.0的要求,走中国企业自己的发展道路。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这一目标如果真能够实现,时代集团今后在新产品研发上,将站在云端,引领行业发展。  行业竞争格局悄然改变  我国仪器仪表、焊接设备、试验机工业在起步比较晚的情况下,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已经成为常用产品的生产大国,市场销售额屡创新高,研发和生产体系也日益健全。经过飞速发展,时代集团所处的市场竞争格局正悄然发生改变。  目前,变送器、执行器、测绘仪器、金属材料试验机、电焊机等产品的产量居世界前列,实验分析仪器等中高档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上升,行业技术上总体已达到的中等国际水平,少数产品接近或达到当前较高国际水平。  在仪器仪表领域,检测仪器是一个小而多,小而散的一个行业。国外大多是以家族为单位,规模都不是很大,全球只有15%是股份制企业,85%是中小企业。国内也是这种情况,企业集中度不高,同质化和模仿也很快。  业内人士指出,在这个行业要想发展也不是件容易事,毕竟行业总容量有限,因此若想发展好就要不断地跨界,不断地整合。  从国际上看,一些国外同行业老牌企业也在整合,有的企业通过兼并来扩大,有的企业转型进入其他领域。现在,国际上同行业发展得比较好的企业,大都坚持了专业化发展思路,做强和做大兼顾。  中国的仪器仪表企业是国际市场的后起之秀,中国产品从相对低端产品入手,已经参加到国际市场活动中,正在向中高端产品发展。尽管中国产品刚刚崭露头角,唐荣坦言,“时代”这个品牌已经在国际市场上得到用户认可,一些国际同行也认为时代集团是他们主要的中国竞争对手之一。在企业年销售收入2亿左右的时候,甚至有外企开出几倍的高价提出收购意向。但是,两位时代集团创始人的价值观是致力于把中国的民族品牌做好,对此不屑一顾。  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熟悉了这个行业,时代集团也为这个行业培养和输送了大量的各方面人才。唐荣说:“在国内,这个行业的人几乎都知道时代,甚至相当一部分就业人员是从时代集团走出去的,”由此看来,在这个领域里时代集团是个不折不扣的培养人才的摇篮,是推动行业发展的“黄埔军校”。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在年度报告里指出:“现在,我们必须坚持走持续创新的路,要依靠差异化解决同质化的问题,向上竞争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时代集团正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力争在竞争中涅瓈勚厣?  重新定位市场需求  随着节能降耗、减少排放和低碳经济成为国家长期国策,出现了一批高速发展的新型产业。例如风电、核电、智能电网、高速列车和轨道交通等,这些产业对时代集团涉足的焊接设备、试验机、仪器仪表来说都是巨大的市场增长点。在风电领域,国家将按照融入大电网,建设大基地的要求,力争用10多年时间形成几个上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风电总装机容量的目标从原规划的2020年达到3000万千瓦已经提升至如今的1亿千瓦。这些领域的政策调整将使一部分传统的市场需求有所减少,行业企业应对市场重新认知和定位。  近几年国家提出“两化融合”,这是我国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实现升级的重要举措,也是我国从装备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发展的重要途径。“两化融合”中所需要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底层的装备,因此对设备自动化和生产线自动化提出了很大的需求。国家出台的十大振兴规划中,纺织、轻工业、钢铁、船舶等都提到了设备对自动化和智能化的要求。智能化设备作为知识密集、技术密集型产品,是多学科的综合体,是高端制造装备的不可或缺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对民生关注的大大提高,一些与民生相关的需求也提到日程上来。例如对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突发事故的检测报警、环境和气候监测等相关的仪器仪表的要求源源不断的出现,可以说,抓住一个问题取得突破,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片市场,这就需要仪器企业多加强民生意识,不断挖掘近在咫尺的市场潜力,让高科技仪器真正造福于社会。  高科技化是现代仪器仪表的主要特征,是现代工业的核心技术之一,同时是振兴仪器工业的必由之路,智能化产品的发展将会成为发展主流。智能化在传统领域的进一步拓展,势将打破原有市场的竞争格局,为中国现代制造业持续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和新的动力。  走进移动互联“新时代”  针对上述经济发展特点以及市场需求的变化,时代集团在企业管理和新产品开发上,正在发生巨大改变。唐荣说:“过去都是为了研发单一产品而设立研发课题,现在我们新研发的产品更致力于在模拟设备实际运行工况下,按照国际同行业标准,严格论证,经过可靠性试验的方式研发出来的,这样的产品推向市场后,性能更加稳定、可靠。”眼下,时代集团的研发工作已经不局限于常温常压下的通用条件应用,而是着眼于特殊环境、恶劣环境下现场的应用,为的是尽快抢占领这一领域技术制高点,并加强标准化的制定。  目前,时代集团已经成为工信部互联互通、两化融合的示范企业。随着信息化数字化和移动互联技术的应用与普及,该集团已经实现按需生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零库存。这一大胆的行为,在传统机械制造业是一个重大突破,通过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实现按需生产,配置生产资源,为企业实现数字化工厂打下基础。唐荣说:“顾客买牛奶都要买最新鲜的,套用这一‘新鲜理论’,今后用户采购我们的产品也会追求最新鲜的。”  眼下,移动互联已经渗透到大众的生活中,企业的机会在哪里?时代集团在企业内,有专门的队伍在研究工业以太网和安卓系统下的产品研发和现有产品的嫁接、集控和远程监控。“我们在北京只要打开计算机或者移动终端就能看到集团公司济南工厂的所有情况。”唐荣说,“只要在手机上或者移动终端上下载一个APP,就可直接操作了,能随时查看设备和现场的工作状态。我们的用户还可把实时数据上传云端,用户需要时可以调取,这种移动互联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时代产品在冶金、石化、航空、学校等领域的用户现场,开始普及。”  时代集团原本就是一个传统的机械制造企业,通过采用互联网+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正在跨界向着智能化设备和服务供应商迈进。  记者手记  时代集团的“金搭档”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唐荣告诉记者,明年他就离开一线管理岗位了,尽管同事们都不希望他离开,但是他已经跟彭总兰总商量好,“要离开时代看时代”,做一个“编外”的时代人,这也许是退休之后时代集团交给他的一个新任务。  唐荣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用他自己的话说,在这个企业里,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责任和感召力,驱使他去用这种方式发挥余热。这种力量来自于企业的发起人彭伟民和王小兰,是这两位老总的人格魅力。  颠覆木桶理论  在时代集团,员工们都亲切地称呼彭伟民和王小兰为彭总和兰总,并尊称他们为导师。他们与员工之间,甚至部下亲属的关系都很好,包括孩子如何去培养、如何去发展,他们都会给出很多建议和帮助。员工们认为,跟着他们干,企业肯定会成长很快,个人的成长空间也很大,大家对企业都十分忠诚、敬业、努力。  传统的木桶理论是,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长的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如今,这一理论在时代集团似乎已经被彻底颠覆。时代集团的企业文化是:自我设计、协同工作、创造卓越。正是这种独特的企业文化,每个员工在时代集团不只是提高短板效益,而是要把自己的强项发挥到极致。  比如集团有一个负责生产管理的高管,原来岗位是搞产品开发的。由于她对具体产品的细致程度超过常人,知人善用的彭总就把她调去主管生产。正是因为她的这种精细管理,在1994年,国内还不太普及ISO9000的时候,时代集团就率先在国内通过认证。  时代集团在留住人才方面,会想尽一切可能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让他们都能踏踏实实地工作。尤其是在北京,为了能够让员工安居乐业,早在1992年,企业就投资为骨干解决住房,后来,还集资建房。现在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经过多方努力,通过走廉租房等渠道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  在人才培养上,时代集团更重视年轻人的成长。一批四十多岁的人已经晋升到企业高层,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副总裁,也开始承担重任了。现在正在培养第三梯队35岁以下的一批骨干力量。  彭总的工作很“简单”  在时代集团里,员工们讲的最多的就是彭总做事正直公平。他与当年一起创业的伙伴们起初就商定好了绝对不做家族企业,领导层的家属一律不能在企业工作。因为他们过去都在国有企业干过,特别深恶痛绝的就是国有企业那时人与人的裙带关系,他们希望公司内部关系大家越简单越好,这样在管理上会更简单一点。  为了把事做成,有时为一个问题大家会争论不休,若遇重大决策难以达成共识时,就交由彭总一支笔裁决。唐荣说:“我们平时开玩笑时就说,彭总的工作很简单,他自己也自嘲说,就是点头和摇头。”但是,在别人看来,整个集团的每一步发展,都跟他睿智的眼光是分不开的。  彭总常说,哲学使人深刻,数学使人周密。而他这个学化学的人,却投身机械制造业,严格说,在这个行业里他是个外行。也许是爱好哲学的缘故,看了很么多哲学的书籍和理论,这也使他养成了对事物的比较敏感性,以及善于抓住问题本质的这种独特的能力。  就是这个外行,从公司创办到现在,每过一个坎,他都用前瞻性的胆识,化险为夷。在时代集团员工的心目中,彭伟民既是企业的灵魂,又是一个制定具体战略、策划上的中心人物。  被中关村企业称为“金搭档”  迄今为止,中关村保留下来的有30年历史的企业,除了鼎鼎大名的联想外,剩下的就是由彭伟民和王小兰共同创办的时代集团。他们这对组合,在中关村,被称为“金搭档”。  从时代公司创建之初,他们俩就是搭档,大量的决策都是他俩统一思想之后开始实施的。彭总说他主要管理两件事:一是关注员工的效益,二是企业发展;兰总也主要管理两件事,一是把彭总的思想变成执行力,在企业推行下去,二是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和机会。  2008年以后,企业进入到规模化制造、数字化管理阶段,开始向产业工业园发展时,两位老总在管理上又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兰总领着一个队伍专门解决资本运营调节,彭总带领另外一支队伍主要解决产业发展上遇到的问题。  唐荣说:“在资本运营和产业运营这两条线上,我很佩服公司老总,他们知道产业发展的瓶颈在哪儿,下一步资本运营要找的新的平台是什么。”时代集团旗下曾有一个在主板上市的公司,当上证指数站在高点的时候,决策层认为,下一步国家的振兴是要依托中国现代制造业的,彭总、兰总果断地决定对这个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筹到资金后在济南投资建工业园。这极大地增强了时代集团的制造能力,使时代集团一跃跻身同行业排头兵位置。  肩负责任和使命的一代人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代表的王小兰,经常要参加大量的社会活动。同时,身兼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关村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等众多社会职务的她,还要代表民营科技企业与政府沟通和对话,为民企争取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有一件事,唐荣至今记忆犹新。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年大庆之际,王小兰作为北京市代表有幸参加国庆阅兵。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登上观礼台感受祖国60年取得的辉煌成就;另一个是站在北京市礼宾车上的第一个位置,代表北京市和中国民营企业接受检阅。而她最终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是去观礼,而是选择了礼宾车。这是一个苦差事,除了多次夜间参加彩排外,检阅当天还要在凌晨就得排队进场。兰总认为,那一刻她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代表北京市、代表中国的民营企业。  如今,彭伟民已经年逾古稀之年了,还要每周两次往返于北京和济南之间;王小兰也过了花甲之年,他们还在为企业的发展奔波在一线上。实际上,在他们那一代人身上,都有非常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实现自己理想的一种情怀。  他们肩负着更多的是民族责任,企业的使命。这种责任感也经常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我回家跟儿子聊天时,他跟我开玩笑说:爸,你说话的口气都带着时代企业的那种感觉。看来我们这批时代人,已经终生刻上了时代烙印,愿意把自己的力量奉献给时代大业。”  为中国发展,为振兴民族工业做出贡献。这也许就是他们那一代人,从小学到大学的一种文化。  (崔玉平)

【电工电气网】讯  在刚刚结束的“2015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上,西门子以“迈向工业4.0—引领数字化企业进程”为主题,全方位展示了其在“数字化企业”领域的核心要素、先进理念、技术、产品及成功案例。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数字化工厂集团总经理王海滨表示,“西门子的解决方案将帮助中国的工业企业应对包括提高生产力、缩短上市时间,以及提高效率等诸多挑战。”  全线产品及解决方案亮相展会  作为推动工业生产过程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发展的全球领先专业厂商,西门子充分表现出在通往工业数字化道路上,成为中国工业企业强大后盾的能力。在为期5天的工博会上,西门子展台一直人头攒动。令人驻足的是西门子结合中国制造业企业不同发展层次并存的现状,将西门子数字化企业理念还原为相互支撑的四大支柱:即应用数字化企业软件套件、部署工业通讯网络、全面的自动化安全和面向特定业务的工业服务。  一是建设数字化企业的起点及基础是数据的统一存储与管理系统。要使整个价值链数字化,需要应用全面的工业软件套件。西门子针对离散行业的数字化企业软件套件以集成化合作平台Teamcenter为基础,融合了生命周期管理软件(PLM)、全集成自动化(TIA)与制造执行系统(MES)。  二是在工业通讯方面,需要部署通讯网络以保证数据的收集和传输能够在企业之间、生产设施及车间设备之间实现端到端的通讯。西门子能够提供全系列工业通讯网络产品。  三是生产型企业应采取措施以保证在工业环境下工厂和网络的安全,以及系统的完整性。西门子“纵深防御”理念涵盖了工厂安全、网络安全,以及系统完整性。  四是以特定行业的专业知识为基础,提供基于数据的、数字化的增值服务。西门子提供了一系列基于数据的工业服务。  德国“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国家规划指明了工业数字化是企业保持竞争力的必由之路。西门子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客户打造数字化企业,为中国工业的数字化之路保驾护航。西门子的成功案例阐明了中国工业的数字化发展之路。据悉,10月20日,西门子与赛鼎工程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强强联手共同打造煤化工行业的“数字化企业”。  全系列顶级新品面世  在“2015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上,西门子200V小转动惯量产品系列、新一代SiriusAct按钮指示灯产品及全新一代的精彩系列操作面板SmartLineV3发布成为此次展会亮点。  西门子宣布进一步壮大基本型伺服驱动系统阵容,包括SinamicsV90驱动器和SimoticsS-1FL6伺服电机,以适用于更广泛的应用领域。现在基本伺服驱动系统除400V驱动器和大惯量电机外,还可提供轴高更低、惯量更小的200V驱动器和电机。200V驱动器体积最多可比400V小25%,节省更多的控制柜空间。  西门子基本型伺服驱动系统共有八个驱动器尺寸和七个电机轴高,功率范围从0.05kW至7.0kW,适用于单相和三相电网。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数字化工厂集团副总裁、运动控制部总经理夏伟中表示,“SinamicsV90低惯量产品的发布完善了西门子基本型伺服驱动系统产品家族,与西门子自动化产品一起配合使用,将全面满足客户从操作层、控制层到执行层的全方位需求。”  据了解,SinamcsV90集成了丰富的控制模式,如外部脉冲位置控制(PTI)、USS/Modbus连接、内置定位(IPos)及转速和转矩控制等方便了用户使用,全功率集成制动电阻降低了用户成本。伺服驱动器具有高达1MHz高速脉冲输入,可支持20位分辨率绝对编码器。系统具备高水平快速定位精度和低纹波转速波动。SinamicsV90同时具有卓越的易用性,如借助免费下载的SinamicsV-Assistant软件工具,用户能实现驱动器调试、工程组态和诊断。通过直观的菜单导航,用户可以获得对调试情况的清晰概览。SimoticsS-1FL6伺服电机的三倍过载能力及IDS(全集成驱动系统)的驱动技术,提高了其伺服性能、生产力、能源效率和可靠性。SinamicsV90中的电子模块高质量涂层和SimoticsS-1FL6的IP65防护等级,使整个系统适用于恶劣环境条件。集成的安全力矩关断(STO)功能可防止电机意外转动,从而提高对机器和操作人员的安全保护。随着小转动惯量系统的加入,SinamicsV90可以提供更丰富的产品种类,使其应用于更广泛的场合。  西门子全新一代SiriusAct按钮指示灯产品可广泛应用于工业领域,这款外观设计感超强的产品具有更加强大、突出的卓越性能。它提供了独一无二、设计精致的按钮、指示灯、开关,智能、坚固、可靠特征,可轻松应对一切恶劣环境,创新的卡装式设计让用户单手即完成安装。该产品采用优质金属和高性能塑料材质,基于先进的LED技术,防护等级达到IP69K。在含有高压粉尘或水雾的应用场合,SiriusAct可确保功能性,即使在有油、碱液等物质影响的极端环境下,SiriusAct也能可靠运行。SiriusAct按钮指示灯产品具有强大通讯能力。用户除采用标准化布线,可将按钮指示灯通过AS-Interface直接连接到现场控制器,通过IO-Link直接连接到控制柜中的控制器,从而缩短布线时间,减少布线工作量和误操作,为将来更改和扩展提供灵活性。此外,SiriusAct可以连接到Profinet,进一步确保高效通讯和系统的可靠运行。  全新一代的精彩系列操作面板SmartLineV3,大幅度提升精彩系列操作面板功能。它可与S7-200SMARTPLC组成完美的自动化控制与人机交互平台,为工业用户实现便捷操控提供理想解决方案。SmartLineV3系列操作面板有宽屏7寸和宽屏10寸两种尺寸,采用极具金属质感的黑灰色搭配边框,给客户带来全新外观。在分辨率方面,显示更加清晰。在通讯方面,人机界面的操作更加多元化,同时可通过U盘对人机界面的数据和报警记录进行归档。在编程软件方面实现了完美“瘦身”,全新的WinCCFlexibleSMART组态软件占用更小的硬盘空间,针对SmartLine进行编程组态更加轻巧灵活。新产品还支持硬件实施时钟功能、趋势显示、报警记录归档,以及增强的配方功能。  王海滨强调,信息和通讯技术、智能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节能、新能源汽车、电力设备、新材料等是支撑“中国制造2025”战略所需的核心。西门子在这些领域的关键技术上均有比较领先和落地的产品,如工业软件、工业信息安全技术,系统工程自动化与控制、网络与通讯等。效率已不仅局限在劳动生产率,还包括生产基地节省能源和减少花费时间。面对不同消费者个性化产品需求,真正解决方案是让同一个生产线生产出不同型号的产品。企业核心竞争力重要方面在于推出新型号的速度是否快于竞争对手。数字化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标志是,未来的5~10年中导入像Teamcenter这样软件工具的制造业企业比例有大幅度上升。

【电工电气网】讯  从创业的第一天起,时代集团就把振兴民族工业品牌作为自己的使命,以“不求惟一,但要第一”的宗旨,先后成为检测仪器、逆变焊机、试验机等领域的产品单项冠军。作为中国民营高科技企业的杰出代表,时代集团通过优化产业布局,持续创新,正致力于从单项冠军逐步发展为团体冠军,开始向移动互联的智能工厂迈进,立志成为中国机械工业最具价值、最有影响力的现代制造服务企业。  技术创新是基本战略  受经济下行的持续影响,各个行业都会遇到各种问题,仪器仪表、焊接行业也不例外,市场总体需求会降低,产品同质化加剧,市场份额减少,竞争环境更加恶劣,必然会导致无休止的价格战。再加之市场现金流动性放缓,影响回款的速度,导致应收账款增加,销售周期增长,融资难度加大等,这些不利因素都会给传统制造业发展带来新的问题,要求优秀企业必须率先进行突破,时代集团选择了技术创新。  据悉,时代集团每年科技投入占到销售收入的4%~6%,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了。时代集团执行副总裁、北京时代之峰科技股份公司总裁唐荣说:“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时代集团研制的全球第一款一体化里氏硬度仪,在国际市场畅销近20年,尽管今天许多国外用户还在购买和使用这个产品,我们已经主动让它逐渐退市,即便如此,它的产品生命周期也是惊人的。”他告诉记者,当时研制这个产品时,按时代集团董事长彭伟民的话就是把握创新不放松,从技术路线、硬件和软件配置、结构设计、外观造型等均持有自主知识产权,其中,核心技术做了超前设计,仅一个传感器就分四个部分独立资源,就像分开持有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在企业内部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整复制出来。一直到现在,这样的核心技术仍然是企业的竞争力,他人无法完全复制,所以在国际市场上得以长期畅销。  彭伟民董事长告诉员工,在向现代制造业转型的阶段,应对市场下行,创新是企业转型升级的不二选择。但是受当前我国创新环境的影响,再加上创新成本越来越高,如果研制一个新产品大约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投放市场,而仿制一个产品仅需要三五个月,这严重打击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影响企业的创新动力。同时,也给企业创新提出了更高的挑战:一是创新后的产品,要保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被仿制;二是找好创新点,保持持续创新。  “过去创新打的是知识、技术、资源和市场机会上的时间差,比如当时极超前的微封装技术、低功耗元器件和复合合金材料的组合应用,才使时代一体化里氏硬度仪产品在市场上风光了近20年,这是他人短期无法复制的技术壁垒。”唐荣说,“现在就不同了,随着科学技术的普及,特别是计算机技术、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爆发式发展,全球信息和技术高度传输,甚至元器件都基本一致,持续创新要靠企业自己的智慧和眼光了。比如,现在采用的互联网+技术,搞传统制造业产品的同行还不太熟悉如何在工业领域实现互联网+,时代集团在董事长彭伟民和总裁王小兰领导下,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新的机遇,我们必须迎接挑战,抓住这个机遇,运用专业的互联网人才及成果,解决仪器和互联网相互渗透这个难题。”  突出差异化应对下行  为了应对经济下滑,彭伟民提出:突出差异化。他认为,只要有了差异化,企业才会有核心竞争力。无论在企业经营管理、产品、技术、服务上,总要与同行业之间有所区别,要有时代集团的特色,要让客户认知你的价值。  “现在的客户是以需求为导向,要完成差异化,还有很多具体工作要去做。”唐荣打个比方说,现在要解决互联网+的问题,实际上是要解决传统产品在大数据互通互联条件下的重新设计问题,也就是常说的在产品上的两化融合。要解决产品与众不同的差异化,首先从外观上要进行时尚化设计,迎合用户在仪器使用过程中的审美需求和习惯;其次要考虑产品开发系列化,决不能为了开发单一产品而开发产品,要考虑智能化单机将来成为智能化工厂的基础单元;最后是设计开发的模块化工程,最终实现系统集成。”  现在,时代集团在新产品开发上,开始通过运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搭建产品标准化、模块化平台,这样不仅解决产品开发的速度,大大缩短了产品开发周期,还摒弃了过去一种系列产品缺乏系统技术设计和加工生产多样的弱点。  唐荣说,“只有模块化后,才能把产品做精。比如在优秀的汽车和飞机制造企业,无论是那个系列,都有一个技术平台,在应用和实践过程中,通过不断优化平台进行产品和技术升级,这样才能使得产品持续改进和升级,用户拿到的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精品。这也是德国工业4.0的核心设计之一。”  他表示,过去为了做一个产品而做产品,现在做了一个产品之后,还要考虑能否延伸到其他同系列产品上,而且还能不能在技术平台上迅速实现系列化。在检测仪器产业,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坚决把传感器的研发和仪器本体的研发分开,优先发展传感器。打个比方说,传感器就如同人的五官对外部事物的感知,仪器本体的软硬件处理器如人的中枢神经和大脑,经过思考并处理之后,通过执行器件,就像四肢一样做出准确的动作。  这样一来,团队将相应发生很大的变化。过去开发一个产品就要建立一个开发团队,现在,一个开发团队的工作目标是一个模块,需要按功能分拆模块,相应建设专业团队。与此同时,做出一个模块还要满足多种产品的要求,这样开发出来的产品成熟度就会更高,质量也更有保证。比如,过去电焊机电源有七十多个种类,通过模块化设计和系统集成后,仅优化成十余种,这就是标准化、模块化的结果。通过模块化不断地优化产品结构,才能真正按照工业4.0的要求,走中国企业自己的发展道路。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这一目标如果真能够实现,时代集团今后在新产品研发上,将站在云端,引领行业发展。  行业竞争格局悄然改变  我国仪器仪表、焊接设备、试验机工业在起步比较晚的情况下,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已经成为常用产品的生产大国,市场销售额屡创新高,研发和生产体系也日益健全。经过飞速发展,时代集团所处的市场竞争格局正悄然发生改变。  目前,变送器、执行器、测绘仪器、金属材料试验机、电焊机等产品的产量居世界前列,实验分析仪器等中高档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上升,行业技术上总体已达到的中等国际水平,少数产品接近或达到当前较高国际水平。  在仪器仪表领域,检测仪器是一个小而多,小而散的一个行业。国外大多是以家族为单位,规模都不是很大,全球只有15%是股份制企业,85%是中小企业。国内也是这种情况,企业集中度不高,同质化和模仿也很快。  业内人士指出,在这个行业要想发展也不是件容易事,毕竟行业总容量有限,因此若想发展好就要不断地跨界,不断地整合。  从国际上看,一些国外同行业老牌企业也在整合,有的企业通过兼并来扩大,有的企业转型进入其他领域。现在,国际上同行业发展得比较好的企业,大都坚持了专业化发展思路,做强和做大兼顾。  中国的仪器仪表企业是国际市场的后起之秀,中国产品从相对低端产品入手,已经参加到国际市场活动中,正在向中高端产品发展。尽管中国产品刚刚崭露头角,唐荣坦言,“时代”这个品牌已经在国际市场上得到用户认可,一些国际同行也认为时代集团是他们主要的中国竞争对手之一。在企业年销售收入2亿左右的时候,甚至有外企开出几倍的高价提出收购意向。但是,两位时代集团创始人的价值观是致力于把中国的民族品牌做好,对此不屑一顾。  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熟悉了这个行业,时代集团也为这个行业培养和输送了大量的各方面人才。唐荣说:“在国内,这个行业的人几乎都知道时代,甚至相当一部分就业人员是从时代集团走出去的,”由此看来,在这个领域里时代集团是个不折不扣的培养人才的摇篮,是推动行业发展的“黄埔军校”。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在年度报告里指出:“现在,我们必须坚持走持续创新的路,要依靠差异化解决同质化的问题,向上竞争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时代集团正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力争在竞争中涅瓈勚厣?  重新定位市场需求  随着节能降耗、减少排放和低碳经济成为国家长期国策,出现了一批高速发展的新型产业。例如风电、核电、智能电网、高速列车和轨道交通等,这些产业对时代集团涉足的焊接设备、试验机、仪器仪表来说都是巨大的市场增长点。在风电领域,国家将按照融入大电网,建设大基地的要求,力争用10多年时间形成几个上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风电总装机容量的目标从原规划的2020年达到3000万千瓦已经提升至如今的1亿千瓦。这些领域的政策调整将使一部分传统的市场需求有所减少,行业企业应对市场重新认知和定位。  近几年国家提出“两化融合”,这是我国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实现升级的重要举措,也是我国从装备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发展的重要途径。“两化融合”中所需要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底层的装备,因此对设备自动化和生产线自动化提出了很大的需求。国家出台的十大振兴规划中,纺织、轻工业、钢铁、船舶等都提到了设备对自动化和智能化的要求。智能化设备作为知识密集、技术密集型产品,是多学科的综合体,是高端制造装备的不可或缺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对民生关注的大大提高,一些与民生相关的需求也提到日程上来。例如对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突发事故的检测报警、环境和气候监测等相关的仪器仪表的要求源源不断的出现,可以说,抓住一个问题取得突破,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片市场,这就需要仪器企业多加强民生意识,不断挖掘近在咫尺的市场潜力,让高科技仪器真正造福于社会。  高科技化是现代仪器仪表的主要特征,是现代工业的核心技术之一,同时是振兴仪器工业的必由之路,智能化产品的发展将会成为发展主流。智能化在传统领域的进一步拓展,势将打破原有市场的竞争格局,为中国现代制造业持续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和新的动力。  走进移动互联“新时代”  针对上述经济发展特点以及市场需求的变化,时代集团在企业管理和新产品开发上,正在发生巨大改变。唐荣说:“过去都是为了研发单一产品而设立研发课题,现在我们新研发的产品更致力于在模拟设备实际运行工况下,按照国际同行业标准,严格论证,经过可靠性试验的方式研发出来的,这样的产品推向市场后,性能更加稳定、可靠。”眼下,时代集团的研发工作已经不局限于常温常压下的通用条件应用,而是着眼于特殊环境、恶劣环境下现场的应用,为的是尽快抢占领这一领域技术制高点,并加强标准化的制定。  目前,时代集团已经成为工信部互联互通、两化融合的示范企业。随着信息化数字化和移动互联技术的应用与普及,该集团已经实现按需生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零库存。这一大胆的行为,在传统机械制造业是一个重大突破,通过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实现按需生产,配置生产资源,为企业实现数字化工厂打下基础。唐荣说:“顾客买牛奶都要买最新鲜的,套用这一‘新鲜理论’,今后用户采购我们的产品也会追求最新鲜的。”  眼下,移动互联已经渗透到大众的生活中,企业的机会在哪里?时代集团在企业内,有专门的队伍在研究工业以太网和安卓系统下的产品研发和现有产品的嫁接、集控和远程监控。“我们在北京只要打开计算机或者移动终端就能看到集团公司济南工厂的所有情况。”唐荣说,“只要在手机上或者移动终端上下载一个APP,就可直接操作了,能随时查看设备和现场的工作状态。我们的用户还可把实时数据上传云端,用户需要时可以调取,这种移动互联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时代产品在冶金、石化、航空、学校等领域的用户现场,开始普及。”  时代集团原本就是一个传统的机械制造企业,通过采用互联网+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正在跨界向着智能化设备和服务供应商迈进。  记者手记  时代集团的“金搭档”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唐荣告诉记者,明年他就离开一线管理岗位了,尽管同事们都不希望他离开,但是他已经跟彭总兰总商量好,“要离开时代看时代”,做一个“编外”的时代人,这也许是退休之后时代集团交给他的一个新任务。  唐荣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用他自己的话说,在这个企业里,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责任和感召力,驱使他去用这种方式发挥余热。这种力量来自于企业的发起人彭伟民和王小兰,是这两位老总的人格魅力。  颠覆木桶理论  在时代集团,员工们都亲切地称呼彭伟民和王小兰为彭总和兰总,并尊称他们为导师。他们与员工之间,甚至部下亲属的关系都很好,包括孩子如何去培养、如何去发展,他们都会给出很多建议和帮助。员工们认为,跟着他们干,企业肯定会成长很快,个人的成长空间也很大,大家对企业都十分忠诚、敬业、努力。  传统的木桶理论是,一只木桶盛水的多少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长的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如今,这一理论在时代集团似乎已经被彻底颠覆。时代集团的企业文化是:自我设计、协同工作、创造卓越。正是这种独特的企业文化,每个员工在时代集团不只是提高短板效益,而是要把自己的强项发挥到极致。  比如集团有一个负责生产管理的高管,原来岗位是搞产品开发的。由于她对具体产品的细致程度超过常人,知人善用的彭总就把她调去主管生产。正是因为她的这种精细管理,在1994年,国内还不太普及ISO9000的时候,时代集团就率先在国内通过认证。  时代集团在留住人才方面,会想尽一切可能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让他们都能踏踏实实地工作。尤其是在北京,为了能够让员工安居乐业,早在1992年,企业就投资为骨干解决住房,后来,还集资建房。现在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经过多方努力,通过走廉租房等渠道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  在人才培养上,时代集团更重视年轻人的成长。一批四十多岁的人已经晋升到企业高层,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副总裁,也开始承担重任了。现在正在培养第三梯队35岁以下的一批骨干力量。  彭总的工作很“简单”  在时代集团里,员工们讲的最多的就是彭总做事正直公平。他与当年一起创业的伙伴们起初就商定好了绝对不做家族企业,领导层的家属一律不能在企业工作。因为他们过去都在国有企业干过,特别深恶痛绝的就是国有企业那时人与人的裙带关系,他们希望公司内部关系大家越简单越好,这样在管理上会更简单一点。  为了把事做成,有时为一个问题大家会争论不休,若遇重大决策难以达成共识时,就交由彭总一支笔裁决。唐荣说:“我们平时开玩笑时就说,彭总的工作很简单,他自己也自嘲说,就是点头和摇头。”但是,在别人看来,整个集团的每一步发展,都跟他睿智的眼光是分不开的。  彭总常说,哲学使人深刻,数学使人周密。而他这个学化学的人,却投身机械制造业,严格说,在这个行业里他是个外行。也许是爱好哲学的缘故,看了很么多哲学的书籍和理论,这也使他养成了对事物的比较敏感性,以及善于抓住问题本质的这种独特的能力。  就是这个外行,从公司创办到现在,每过一个坎,他都用前瞻性的胆识,化险为夷。在时代集团员工的心目中,彭伟民既是企业的灵魂,又是一个制定具体战略、策划上的中心人物。  被中关村企业称为“金搭档”  迄今为止,中关村保留下来的有30年历史的企业,除了鼎鼎大名的联想外,剩下的就是由彭伟民和王小兰共同创办的时代集团。他们这对组合,在中关村,被称为“金搭档”。  从时代公司创建之初,他们俩就是搭档,大量的决策都是他俩统一思想之后开始实施的。彭总说他主要管理两件事:一是关注员工的效益,二是企业发展;兰总也主要管理两件事,一是把彭总的思想变成执行力,在企业推行下去,二是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和机会。  2008年以后,企业进入到规模化制造、数字化管理阶段,开始向产业工业园发展时,两位老总在管理上又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兰总领着一个队伍专门解决资本运营调节,彭总带领另外一支队伍主要解决产业发展上遇到的问题。  唐荣说:“在资本运营和产业运营这两条线上,我很佩服公司老总,他们知道产业发展的瓶颈在哪儿,下一步资本运营要找的新的平台是什么。”时代集团旗下曾有一个在主板上市的公司,当上证指数站在高点的时候,决策层认为,下一步国家的振兴是要依托中国现代制造业的,彭总、兰总果断地决定对这个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筹到资金后在济南投资建工业园。这极大地增强了时代集团的制造能力,使时代集团一跃跻身同行业排头兵位置。  肩负责任和使命的一代人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大代表的王小兰,经常要参加大量的社会活动。同时,身兼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关村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等众多社会职务的她,还要代表民营科技企业与政府沟通和对话,为民企争取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有一件事,唐荣至今记忆犹新。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年大庆之际,王小兰作为北京市代表有幸参加国庆阅兵。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登上观礼台感受祖国60年取得的辉煌成就;另一个是站在北京市礼宾车上的第一个位置,代表北京市和中国民营企业接受检阅。而她最终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是去观礼,而是选择了礼宾车。这是一个苦差事,除了多次夜间参加彩排外,检阅当天还要在凌晨就得排队进场。兰总认为,那一刻她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代表北京市、代表中国的民营企业。  如今,彭伟民已经年逾古稀之年了,还要每周两次往返于北京和济南之间;王小兰也过了花甲之年,他们还在为企业的发展奔波在一线上。实际上,在他们那一代人身上,都有非常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实现自己理想的一种情怀。  他们肩负着更多的是民族责任,企业的使命。这种责任感也经常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我回家跟儿子聊天时,他跟我开玩笑说:爸,你说话的口气都带着时代企业的那种感觉。看来我们这批时代人,已经终生刻上了时代烙印,愿意把自己的力量奉献给时代大业。”  为中国发展,为振兴民族工业做出贡献。这也许就是他们那一代人,从小学到大学的一种文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