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电气网】讯  电动汽车能否正常上路运行,充电基础设施的硬件建设至关重要。目前,山西省电动汽车充电网络初步形成,从最北端的大同市至最南端的运城市,驾驶电动汽车可轻松到达,不必再担心途中无充电的地方。  需要注意的是,充电站有快充和慢充两种,目前山西省高速公路上的38座电动汽车充电站全是直流快充桩,这就要求电动汽车必须保证有直流充电接口,其次保证充电程序为最新版,上高速前,车主最好提前去4S店给电动汽车的充电程序升级。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电动汽车服务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相比较交流充电桩,直流充电速度更快,能在较短时间内将电池充满,通常电动汽车车主充电时不会将电量全部耗干,普通电动汽车快充一次半小时至一小时即可充满。  据了解,使用快充站的充电桩有两种方式可供选择:一种是购买国家电网的充电卡,这种充电卡在全国任何一家国家电网充电站都可使用。另一种是手机下载“e充电”APP客户端后注册充值,或者用APP客户端扫描充电桩上的二维码,通过支付宝进行结算。高速公路上有电动汽车快充站的服务区,相隔最远的也不超过100公里,而电动汽车充满电后至少可续航250公里—300公里,因此,驾驶电动汽车不需要再担心续航问题。

【电工电气网】讯  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已经从雏形走向应用和实践。伴随着新的工业生态圈的形成,新商业模式正在出现。  制造巨头们正在从传统制造向数字化、物联网、智能制造领域延伸,这也是未来几年内他们竞争的新战场。  在四月底举办的汉诺威展会上,西门子、ABB、GE这些传统制造巨头纷纷在自家展台最核心和醒目的位置推出了基于工业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并且展示了丰富的解决方案和实践案例。  在2016年汉诺威工业展会上,如果说各家展示的重点还是智能和数字化制造生产线,时隔一年,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已经从雏形走向应用和实践。  作为数字化制造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云平台系统不再是互联网公司的独有产品,而是走向传统制造过程中迸发出更多新的火花,让传统制造商们贴上“数字化”的标签。  而对于传统的工业生产线而言,工业互联网带来的优势,就是将采集而来的数据进行分析,帮助制造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对生产周期进行更为精细的管理。  “软”与”硬”的结合  毫无疑问,对于传统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工业生产是一个陌生的领域;而对传统制造企业而言,云平台技术也是一个新鲜的领域。两者之间相互融入和适应是工业互联网发展进程中的一大挑战。  在今年的汉诺威展会上,西门子展出了其基于云的物联网操作系统MindSphere。借助MindSphere,西门子正在搭建一个开放的物联网(IoT)生态系统。作为平台即服务(PaaS),它支持应用(App)和数字化服务的开发、运营和供应。  值得注意的是,微软、亚马逊等这些传统的互联网巨头成为了MindSphere生态圈扩张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西门子也把这些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邀请到了展会现场。这些合作伙伴作为云基础服务商的同时,也在云平台上开发不同类型的工业软件。  作为一个开放的物联网平台,MindSphere一方面吸引着更多的软件开放商开发出更多的应用软件,以供不同领域的工业客户使用;另一方面硬件商希望借助平台推销硬件产品。  这是一个正在形成的新生态圈,参与方包括云基础设施服务商、软件开发者、物联网初创企业、硬件厂商等。  据介绍,目前西门子已经有超过50款工业软件上架,其第三方开发者包括埃森哲、Atos、Evosoft、SAP等。  事实上,除了西门子推出MindSphere,它的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GE)也推出了类似的工业云平台Predix。据展会上GE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GE工业云平台于2015年上线,试图打造由实施者、创新者和商业化渠道组成的生态系统。该项目向希望在Predix基础上开发软件和应用的独立软件开发商、创造支持Predix的解决方案的技术合作伙伴并且向开发Predix认证的服务的集成商开放。  同样地,Predix的客户将有望从GE甚至越来越多的第三方公司获取全新开发出的应用和服务。开发人员将可看到每个连接到他们的操作环境的人员。在这一过程中,企业能够部署和应用监控,以此来不断适应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新要求。  除了GE、西门子,其他制造企业也在积极为数字化转型做准备。菲尼克斯打造了自己的云平台PROFICloud,并依托此平台开发了多款软件。  依托于开放平台所带来的魅力,强强联手的故事也在一直上演。  虽然ABB没有推出专属的云平台,在全球范围内对外宣布ABB
Ability理念——180多个数字化解决方案组合。根据ABB与微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ABBAbility的下一代数字化解决方案和服务将在微软Azure云平台上面开发和构建。  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GE协同它的中国合作伙伴华为联合发布基于工业云的工业预测性维护解决方案。新方案将华为边缘计算物联网EC-IoT(Edge
Computing
IoT)方案和GE的工业互联网云平台Predix进行融合,通过华为边缘计算物联网关、敏捷控制器(Agile
Controller)和GE
工业互联网云平台Predix,以及合作伙伴的传感控制设备、工业应用等组件的有机融合,构建工业网络信息通道、互联平台,提供预测性维护服务。  在未来,工业巨头们打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类似于ios或者安卓系统,平台基于现有的工业产品收集大量数据。开发者可以在上面开发app,监测实时数据来实现工业产品监控,利用过往数据来预测未来状态,提出解决方案等等。  而对于平台的缔造者西门子、GE这样的传统工业巨头而言,伴随着新的工业生态圈的形成,新的商业模式正在出现。  新商业模式  就像西门子股份公司数字化工厂集团首席执行官Jan
Michael
Mrosik所说的那样,“涵盖整个价值链的整合及数字化转型是保持未来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基于物联网操作系统,未来的工业生产从产品设计、生产规划、生产过程、生产制造和服务都将进行整合,形成一个协作系统。  毫无疑问,新的生产方式必然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对于西门子而言,迫在眉睫的就是将工业互联网产品市场化。Jan
MichaelMrosik向《能源》杂志记者介绍了目前MindSphere主要功能。首先,平台即服务PaaS。西门子提供MindSphere,对和MindSphere连接的设备根据流量计费。其二是软件即服务SaaS,不同开发商可以在平台上开发软件。第三,就是由MindSphere驱动的、西门子本身提供的数字化服务。比如西门子客户某发电厂,将此发电厂和MindSphere连接,对发电厂的状态进行监控,提高发电厂的可靠性和可用性。  也就是说,工业互联网平台其本身以及依托此平台开发的软件都将带来商业利益。由于工业云平台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尚未形成固定的商业模式。上述GE工作人员对记者称,现阶段收费方式多种多样,可能按照流量、次数等不同标准进行收费。  一家名叫Bluvision的传感器公司和西门子进行了合作。通过与西门子的合作,它将自家生产的传感器装在西门子设备上,进行数据采集和分析。通过将数据采集到自主开发的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为客户提供更为优化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也促进了传感器的销售。Bluvision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通过初期的合作,让客户看到价值,必然带来更多的订单。  虽然工业巨头们都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他们的工业云平台试验才刚刚开始。  今年三月,GE与中国电信签署了合作协议,中国电信将利用GE
Predix技术为中国客户提供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及相关解决方案,并由旗下全资专业子公司负责平台运营,但Predix部署工作还未真正展开。目前,西门子也正在中国市场大力推广Mindspere。  对于中国这个制造大国而言,未来必是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争战的主要市场之一。

【电工电气网】讯  最近几天,中德两国在新能源电动汽车领域的合作前景引发了各界广泛关注。据了解,中国已经连续两年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同时,作为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产业链上的关键环节,中国各地的充电桩设施建设也持续加速。如今,在中国不少城市的停车场和购物中心,新能源车的司机们可以越来越方便地通过手机定位找到智能充电桩,为自己的绿色出行“加油”。  人机互动使用方便  充电桩之于新能源汽车,就像加油站之于传统汽车,都是驾车出行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对于以电力为主要动力的新能源车而言,能够获得及时充电更是实现安全续航的必要条件。  据了解,目前新能源车司机通常会下载“星星充电”“驿充电”“充电之家”等移动客户端。这些客户端通常拥有卫星定位、导航、预约、缴费等多重功能,以便车主在汽车电量不足时能够及时找到最近的可用电源。  与此同时,充电桩本身智能化水平也较高,使用起来十分便捷。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附近的一处智能充电桩看到,充电桩正中显著位置是一块人机互动触屏。使用时,用户可以选择刷卡或扫二维码的方式进入操作界面,同时将充电枪接入车身,再从“定时充电、定量充电、定额充电、自动充电”等多种模式中选择自己需要的“加油”方式即可。  目前,北京市共建设了8万根充电桩,车桩比居全国第一。在充电桩迅速增多的背后,则是新能源车的蓬勃发展以及绿色出行理念的不断流行。  “北京推广的新能源汽车中纯电动车占比达60%—70%,纯电动汽车销量占全国比重达到15%—20%,新能源汽车市场处于快速增长时期。”北京市新能源汽车发展促进中心主任牛近明说。  各大城市竞相布局  事实上,中国很多城市都在智能充电桩建设方面下足了功夫。  例如,天津将推动节能减排和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使用作为建设生态宜居型城市的重要内容。目前,天津市的充电桩覆盖了公交、高速公路、城市公用、政府机关等范围,中心城区实现了新能源汽车5公里充电服务半径网络。“截至2017年3月,天津共完成新能源汽车充换电服务60.29万次,节省燃油1.38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41万吨。”国家电网天津市电力公司一位负责人说。  在浙江,平均每三辆电动汽车就有一个充电桩。同时,浙江还建成了全省统一、公益和非盈利性的充电基础设施智能服务平台,实现了电动汽车充电服务资源的互联互通。在四川成都,政府专门为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出台了规划。规划提出,2020年前成都市将共建设约8.8万个自用充电桩,同时新建住宅配建停车位原则上应100%配建或预留充电桩位置。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张文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相比于传统汽车寻找汽柴油加油站的便捷程度,智能充电桩现阶段还不能很好地满足新能源车日益增长的充电续航要求。因此,各地政府积极扶持充电桩建设无疑十分必要,这也是鼓励绿色出行、促进交通升级的题中应有之义。  运营模式仍需规范  不过,作为新生事物的智能充电桩在运营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在一些老旧小区,充电桩建设、运营、使用都面临着不少问题。  例如,北京市民李先生遇到限号的时候就会开电动车上班。然而,当他要利用商务楼院内充电桩为爱车充电时,却被物业要求缴纳10元使用费,且不给开发票。事实上,李先生这种遭遇并非偶然,本应按充电时间收费的充电桩经常被物业或社区管理者加收各类费用。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智能充电桩发展遇到的困难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虽然充电桩市场竞争者众,但由于市场处于起步阶段,充电桩的质量参差不齐;二是充电桩建设布局不够合理,一些地方不够用,而另一些地方则存在资源浪费;三是充电设施政策有待健全,安全管理需要提升;四是三、四线城市充电桩推广进展较慢,一些充电桩企业盈利困难。  “目前,城市是新能源车发展的主战场。但很多大城市老旧小区较多,这就涉及一个各方协调利益、凝聚共识的过程。”张文忠说,一方面,智能充电桩是促进新能源车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很多老旧小区公共空间较小,业主出行方式也不一致,物业管理确实有一定难度。因此,地方政府、充电桩企业、社区组织、业主代表等各方都应该在此问题上进一步加强协商,确保充电桩安全有序运营,帮助更多人实现绿色出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