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进货具有便宜、快捷的特点,成了眼下商家们比较认可的进货方式。但要提醒大家的是,在网上进货可一定要擦亮眼睛。去年底,在龙水镇做钢材生意的邱先生上网搜索到一家名为天津市某钢铁有限公司的企业,邱先生说,他觉得这家企业从网站上看感觉很靠谱,没做核实便下单订购了3万元钢材原料,在一次性给对方转去了所有货款后,货却迟迟未到,10天后,当邱先生想起联系该企业询问货物去向时,对方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接到报警,民警围绕企业提供的银行账户进行了调查,查明对公账户为天津市某钢铁有限公司,是一家彻头彻尾的空头公司,而法人代表和企业主管登记的均为天津人安某。民警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判定安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经过蹲守布控,2018年1月6日,民警在山东省聊城市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其到案后交待,他通过网络,联系制作了假的营业执照和相关银行卡,注册了假的钢材公司,并联系广告公司在搜索引擎上制作了卖钢材的网页。客户联系进货后,嫌疑人在网上下载并发送了装货图片、驾驶证信息等,获取客户信任。经初查,安某作案6起,涉案金额10余万元。目前安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刑事拘留,追查制售假证和追赃工作正在进行中。

位于川西平原东北部的成都市青白江区,是我国西南地区“工龄”最长的老工业基地之一。国家“一五”时期建设的这座工业重镇,因工业而辉煌半个多世纪之后,遇到了严峻危机。  2014年-2016年,曾为青白江区两大“擎天柱”的川化集团和攀钢成都公司,前者全面退出化工产业,后者彻底关闭冶炼生产线。巅峰期占到全区工业产值近7成的两个“巨人”,只能断腕求生,艰难支撑。  两大企业的关停,使青白江在告别工业污染的同时,也面临经济下行与职工分流的双重压力。一些人说,青白江这下“遭了”。  然而,就在川化集团和攀钢成都关停的这两年,青白江经济总量竟然不降反增,2016年GDP增幅达到8.7%,高于全国、全省增幅。  “在国家‘三去一补’政策背景下,高污染、高耗能产业的全面关停,是一只迟早都要落下的靴子。”青白江区委书记刘筱柳说,但是,拆掉的砖瓦也能砌新墙,跌落的浪头里也有新风口。改革倒逼之下,青白江反而摸索出一套适合自己发展的“去”与“补”辩证法。  首先是“去计划、补市场”。曾在攀钢成都工作几十年的退休职工王鸿钧,把青白江区与川化集团、攀钢成都的关系比喻成“包办婚姻”,那只“搞包办的手”就是计划经济。“别的地方早都市场经济了,青白江还得补课。”  然而,青白江的“补课”是跨越式的。在近7000亩的攀钢成都厂区土地上,一个名为“积微”的智慧产业园正迅速崛起。攀钢集团的转型企业——积微物联,自2015年7月上线积微物联网以来,在线交易额由不到10亿元爆发式增长到去年底的400多亿元,成为西南最大的钢铁电商交易平台之一。  记者在即时更新的积微物联网上看到,物流承运商通过下载积微物联网络APP,就可以像“滴滴”司机一样抢单运货。“今年底解决保险问题后,个体货车司机也能上线随时抢单了。”该公司副总经理陈志强说,“虽然我们是攀钢集团全资子公司,但完全独立市场化运营,攀钢集团就是我们的一个VIP客户。”  其次是“去产能、补产业”。当年,为给两大企业提供运输配套,青白江建设了密集的铁路专线。如今,这些铁路成了深处内陆的青白江得以拥抱“开放红利”的最大优势。2013年4月,第一辆中欧班列(蓉欧快铁)满载货物从青白江驶向波兰罗兹,拉开了成都国际铁路港建设的大幕,也成为成都深度融入国家“一带一路”的重要窗口。目前,青白江至罗兹的单程运输时间仅为10.5天,是国内效率最高的中欧班列之一。去年,蓉欧快铁开行数量达到460列,居全国首位。成都一跃成为我国西向、南向开放的新高地。  成都国际铁路港的建设直接推动了青白江产业的重构与升级。近2年,以成都国际铁路港为“吸盘”,青白江迅速吸引了电商物流、新材料、智能装备、旅游等产业约800亿元的投资,成为快速消化分流职工、重新筑牢经济增长“底盘”的重要支撑。  再其次是“去管制、补服务”。“别的地方是‘城乡二元’,而青白江还是‘厂乡二元’。”青白江区副区长张彬说,工厂大门一关,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也出不来。管理的割裂造成城市建设与服务的严重滞后。  一条全长1.6公里的智慧大道打破了封闭几十年的厂区。2014年起,青白江开始实施“政区合一”,将园区经济与行政社会功能融合发展,统一改善基础设施,恢复生态绿化。原川化、攀成钢片区规划了智慧产业城,总占地约2000亩的长流湖生态湿地公园,让新兴的产业园区实现了生态化、绿色化、宜人化发展,而整个青白江区,也从此告别“傻大黑粗”,走上了产城融合、宜居宜业之路。  一扇历史的窗关上,一扇未来的门就会打开。在“去”与“补”的辩证法中,高炉烟尘散尽之日,正是新生机喷薄而出之时。

2月23日,2017年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的18个督查组,聚焦应急预案落实,全面开展夜查暗查。共走访检查144个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和企业,发现问题65个。  主要问题有:北京市质监局未按照《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2016年工作措施的通知》“2016年6月底前发布《胶黏剂和建筑类涂料挥发性有机物含量限值标准》”的要求,发布限值标准。密云区燃煤锅炉窑炉清零任务完成不彻底,按照《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2016-2017年)》,北京市城镇地区应于2016年10月底前,基本淘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检查发现密云区仍有5台10蒸吨以下燃煤锅炉。  太原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要求市指挥部办公室每年5月份组织各有关部门和专家开展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年度评估,但太原市未开展评估工作。晋源区政府环保工作压力传导不足,未按照《太原市环境保护工作职责规定(试行)》要求,对本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环境保护工作职责作出相应规定。  石家庄市每天运输车辆大约3.8万辆次,运煤车占90%以上,大量的柴油车虽有尿素处理装置,但正常使用率不足10%,目前没有部门对柴油车治理设施正常使用进行监管。  唐山市蓝欣玻璃有限公司为浮法平板玻璃生产企业,是唐山市重点排污企业和汉沽管理区最主要的大气排放源,但汉沽管理区编制的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却未将该企业列入重污染天气停产、限产企业名单,导致2016年至今的历次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期间,该企业均未采取减少污染物排放的措施。芦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规划建设管理局重污染天气专项应急预案无落实清单,存在照搬照抄问题,在正式文件中出现其他县的地名。  济南市章丘区经济和信息化局为一钢企提供该企业自2016年12月29日停产至今的证明,检查发现,该企业1号、2号烧结机2017年1月11日至2月1日仍在生产。  德州市经信委制订的《德州市冬季错峰运行调控企业名单》调查论证不充分,部分已淘汰或近年已停运的生产设备和生产线纳入错峰运行调控。如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2016就被列为“上大关小”的#4发电机组和已停产近两年的15万吨/年硝酸生产线,仍在调控企业名单中。  鹤壁市应急管控清单不全面,全市水泥粉磨站均未纳入管控清单,佳吉轮胎有限公司等一些挥发性有机物排放较多的橡胶、轮胎生产企业未纳入。  此外,部分企业存在环境问题:天津市北辰区河北工业大学供热站1台40t/h、1台20t/h燃煤锅炉仅配套简易的水膜脱硫除尘一体式设施,脱硫设施未正常运行,脱硫液pH约为5,烟气无法达标排放。  石家庄市晋州万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鸿锐集团晋州生产工厂异味严重,两家企业10蒸吨及以下锅炉均在正常运行,跑风漏气严重。  唐山市滦县兴隆钢铁有限公司3号高炉无组织排放严重。  廊坊市大唐木业有限公司废气治理设施擅自停运,打磨工序粉尘无组织排放,异味明显。  衡水市深州凯普达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属于河北省2号调度令中应错峰停产企业,未落实错峰停产要求。  太原市华豹涂料有限公司重污染应急预案为网上下载模板,预案中相关地址仍为模板中其他省的地址,无可操作性。  临汾市曲沃县立恒钢铁公司转炉车间冒红烟,渣跨车间、渣场烟尘无组织排放严重,扬尘污染严重。曲沃通才工贸有限公司石灰窑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  德州市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未按《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2016-2017)》错锋生产要求,采取停产措施。  鹤壁市煤电股份有限公司化工分公司私设排污管道将事故应急池中工业废水直排园区污水处理厂。殷都化工有限公司无组织排放严重,企业应急预案缺乏具体措施,重污染天气预警下,未及时停产。  焦作市邦达工贸煤炭物流园防风抑尘网不完全,地面煤泥较厚。  督查组已将发现的有关问题移交地方处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