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快递企业顺丰深圳分公司被曝有“内鬼”通过泄露客户信息获取非法利益,最终受到法律制裁。昨天下午顺丰公开回应“泄密事件”,坦言快递物流行业利用互联网基础系统漏洞牟利的犯罪正在加速向“黑色产业链”转型,团伙“老板”传授和培养非法获利渠道,而“技术”和“下线”则负责通过黑客手段非法入侵和获取用户信息。行业分析指,消费者信息安全在行业发展中正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这也将推动我国信息安全市场规模迅速增长。

近日,在北京安贞门地铁下车的不少乘客发现,附近很多黑摩的前侧都装上了手机架,这些摩的车主也和网约车一样利用手机APP拉客、送货。亚运村城管执法队工作人员证实,在查处中确实发现了这种情况,黑摩的车主使用的是一款快递软件,一些乘客会以送快递的名义搭乘这些黑摩的出行。

近日,由菜鸟网络推出的“快递版滴滴”菜鸟裹裹App登陆武汉,武汉市民将告别原始的“找电话—打电话—等快递员”的繁琐快递寄送环节,实现“一键寄送”。每周六,武汉市民寄快递首单免费。

快递小哥被曝盗取10万余条客户信息

摩的傍上手机软件

在下载菜鸟裹裹APP后,只需一键便可完成快递下单,系统将通过定位系统将订单推送给附近的快递员,快递员抢单后需在2小时内上门揽件,若需求紧急可在下单时加价2元,则快递员保证在30分钟内上门取件。“这些快递公司包括德邦、天天、韵达,即将接入圆通、EMS等。”菜鸟网络人士说。

据媒体报道,今年7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的一宗案件中,显示一名顺丰员工伙同他人,于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7月左右,半年时间通过批量下载软件盗取顺丰客户的个人信息10多万条。

以送快递名义拉客

因刚刚登陆武汉,菜鸟裹裹从8月22日-26日以及接下来的每周六,武汉市民在8:00-18:00期间都享受全国范围内的免费寄件福利。“活动期间,每天的首单、首重免费,也就是说,超过1公斤的物品还是要加收快递费的。”目前,每周六免费寄快递的“红利”没有明确的截止日期。

昨天,顺丰在公开回应中表示,“目前客户信息泄露‘黑色产业链’组织团伙化、地域化、跨境化特征明显,在某些黑色产业链中,位于顶端的几个团伙,把控了黑色产业链上下游绝大部分的非法利益。团伙组织通常由‘老板’、‘技术’和‘下线’构成,‘老板’负责传授和培养非法获利渠道,而‘技术’和‘下线’则负责通过黑客手段非法入侵和获取用户信息。”

亚运村城管执法队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最近他们对辖区安贞门地铁站口的黑摩的查处过程中,发现一些黑摩的车主使用手机软件进行载客、拉货。“一开始我们就很奇怪,为什么黑摩的方向盘边上有个放手机的架子,就跟很多网约车一样。”一名城管队员对记者说。

菜鸟网络是阿里巴巴集团在大数据物流领域的重要布局,已和电商、金融一起成为其三大战略生态之一。菜鸟裹裹是菜鸟网络推出的一款移动客户端,目标是成为消费者的线下递送总入口。

昨天,顺丰在对这一“泄密事件”公开回应中坦言,近两年用户信息安全已成为行业重灾区,尽管各家企业也在加紧完善自己的信息安全体系建设,但传统的利用互联网基础系统漏洞牟利的犯罪正在加速向黑色产业链转型,越来越青睐通过各种新型手段寻找业务规则漏洞来获取利益。随着黑色产业链获利的逐年递增,整个“黑产”也向着产业化、精细分工的方向发展。
记者走访行业也了解到,利用互联网漏洞、违规操作等进行牟利已经成为新的违法犯罪趋势,催生了诸如“刷单”、“黄牛”、“打码手”等日趋专业的“黑产”团队,而且分工越来越细,让消费者“防不胜防”。

执法队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黑摩的司机使用软件的主要功能为收、送快递,但实际操作中软件运营方对注册的摩的车主从事的是送快递还是载客难以分辨,使得一些摩的车主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借助该软件拉客。

菜鸟裹裹总经理李江华表示,武汉是华中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是菜鸟裹裹重要的战略布局。目前,菜鸟裹裹已在23个城市覆盖过亿人口,并在短短半年内便实现了用户数翻番,同时,菜鸟裹裹还与淘宝、天猫等平台完成了深度接入,平均每三个淘宝、天猫用户就有一人使用菜鸟裹裹的上门取件服务。

警方与企业联手破解“黑色产业链”

有摩的车主对城管队员称,用上网约软件后,收入增加了不少,很多时候也顺便送人,多赚点钱。城管队员告诉记者,因为此类摩的车的送货、送人行为均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无照经营取缔办法》的相关法律法规,摩的车主将接受相关行政处罚。

个人信息泄露源头众多,怎样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呢?顺丰公关事务部有关负责人梁文惠,昨天回应本报时表示,目前企业主动与警方联手打击“信息泄露”是最高效的清理办法之一。据透露,从2013年至今,顺丰协助警方捣毁和抓获“黑产”组织团伙200人,去年累计破案13起,含特大案件5起、重大案件1起,协调深圳、武汉等地执法机关抓获“黑产”组织团伙12名,“所有案件均是在顺丰挖掘线索后,协助配合公安机关立案抓捕。”

利用软件接单送货

顺丰信息安全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顺丰邮包核心应用系统已通过了国家等保三级测评,安全等级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看齐,而且去年还通过了信息安全管理要求ISO27001国际体系认证,下一步还将进一步加大与警方的合作为消费者提供“信息安全屏障”。

要求载人并不拒绝

行业分析指出,消费者信息安全在行业发展中正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这也将推动我国信息安全市场规模迅速增长。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信息安全市场规模超过25亿美元,预计到2019年有望达到48.2亿美元,5年复合增长率14.5%,远高于全球信息安全市场增长速度。从国外看,安全软件和安全服务主导信息安全市场。随着我国信息安全市场不断成熟,安全软件和服务市场份额有望超越安全硬件。

北青报记者下载了这款同城快递类手机APP,在这款手机软件中,可以选择需要电瓶车还是小轿车来送快递。北青报记者以送书的名义在石榴庄附近用13元钱预约了一辆电瓶车,一分钟后有车主接单,并打电话询问接货的位置,北青报记者在电话中称希望能够搭乘对方的车一起到目的地,车主也爽快同意。

大约10分钟后,车主抵达了北青报记者所在的位置,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车主所驾驶的是一辆二轮摩托车,车后货架上有一个存放货物的箱子。车主先给订单中作为货物的书拍了照,随后让北青报记者上车。

车主称,他平时是北京一家物流公司的快递员,利用不发货的时间用这个APP接单来赚点钱,“你给APP的13元都归我,如果每周能完成20单,那么我还能获得60元的奖励。”他说目前使用该APP的主要都是送货的,但是也能遇到客人希望搭乘的情况。“一般来说这个APP派单都是顺路的,所以有空间的话送人也就送了。我这个摩托送人还没问题,但有的快递员其实没有车,坐地铁去送货,那样就载不了其他人了。”最终,车主将北青报记者送到了左安门桥附近的目的地。车主在手机上进行了“结束派件”的操作,随后北青报记者预留的收件人电话收到一条短信验证码,车主输入该验证码后,整个行程就完成了。

叫车软件招募摩的

车主信息并不验证

一名城管队员对记者说,目前在北京,因为执法力度比较大,黑摩的叫车软件主要隐藏在“送快递”的名义之下,但在很多二三线城市,还有专门供黑摩的车主接送乘客的叫车软件。

地铁1号线四惠地铁站外,一名黑摩的车主告诉记者,前几个月有一个名为“小车跑跑”的叫车软件的工作人员曾经找到他,希望他能加入该软件成为一名车主,“我害怕被人抓了,所以没有加入”。

记者在苹果APP商城看到,确实有一款名为“小车跑跑”的约车软件。该软件内容介绍显示,“软件的目标是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用户通过小车跑跑可以获得更安全、更高效、性价比更高的交通出行服务”。

记者登录该软件,选择“成为车主”后发现,该软件只供“小车”车主注册,可供选择的车型只有“三轮车”和“四轮车”两种。虽然软件规定,车主必须填写姓名并进行电话认证,但是并不会对车主的真实身份和车辆情况进行考察。记者随意填写了车型、姓名两项信息后,就可以作为一名车主来接单了。

不过,记者随后以乘客的名义在四惠、宋家庄、海淀黄庄等地用“小车跑跑”叫车,软件均显示“附近暂时没有小车可用,请稍后重新呼叫”。

从对讲机到APP

黑摩的“技术升级”

黑摩的问题由来已久,执法部门也下了大力气整治,但是由于其在解决“最后一公里”方面的便捷性和自身活动的灵活性,导致黑摩的屡禁不绝。此前,不少地区的黑摩的都配备了电台“联动”防止执法人员查抄,如今使用了手机软件后,将对城管、交管部门的执法带来更大困难。

亚运村城管队表示,黑摩的揽客出现新花样,但市民乘坐非常危险,人身安全和物品安全都无法保障,市民应该保证自身安全,抵制黑摩的。同时,城管部门将会联合交管等相关部门加大对黑摩的执法力度。

针对快递软件被黑摩的滥用情况,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用户明知快递摩托车、电瓶车等不属于可载客的交通运输方式,仍然乘坐,存在过错。快递员通过手机APP超出快递寄递范畴揽客,也存在过错。如果发生安全事故,在没有第三方侵权的情况下,用户与快递员应按各自过错范围内承担过错责任。

如果用户乘坐网约黑摩的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自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同时还可以向车主,以及未尽到监管责任的APP平台承担各自过错范围内的赔偿责任。如果网约黑摩的造成第三方人身财产损害,则快递员及未尽责的APP平台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相关文章